韶关市福彩中心电话
你當前位置: 首頁 > 隨筆 > 詳細內容
回娘家過新年情暖我心
來源:朔州市新聞中心 作者:豐慧春2019-01-01 09:26:09
瀏覽字號:
0

  今天是新年,一大早我就被急促的手機鈴聲叫醒,接起電話一看,來電顯示又是老媽的,只聽見老媽說:“春,今天全家人一定要回來呀,我和你爸已經把飯準備好了。”我說:“知道了,您這已經是說第六次了。”“我們怕你們不回來,再說,我們也想兩個孩子了。”“沒問題,這次一定回去。”我肯定地說。

  回家,是每一個在外游子最美好的愿望,對回家,我們總是抱著無盡的期待,看望父母是兒女們最幸福的事情。所以,一想到將與父母相聚的歡樂情景,一種發自肺腑的幸福感從心中升騰起來,我的心立刻飛到了親人身旁。

  我真佩服老爸老媽的記憶力,每到雙休放假過節,都會雷打不動地給我們打電話,問我能不能回家,又給我們做好吃的了,這就是偉大的父愛,母愛吧。

  一聽說回姥姥家,原準備睡懶覺的兩個小家伙一躍而起,把床頭準備好的新衣服穿上,不用我們催促,迅速吃過早飯,自己洗了碗筷,并且兩個家伙還多了一個背包,神秘兮兮地說:“這是給姥姥姥爺準備的禮物和玩具。”說完,和我們一道蹦蹦跳跳地下樓去了,這兩個家伙自打娘胎出來,五歲以前都是我媽給看的,在他們眼里,姥姥家才是他們真正的家。

  說實話,到目前為止,我覺得有父母在的地方才是家。所以,我現在和老公一說話還是習慣性地說娘家是我的家。終于有一次,老公忍不住火山爆發了:“記住,那是你弟弟的家,是你娘家,我們現在組合起來的家庭才是我們家。”他就像教小學生一樣,一字一句地教我。但他生氣歸生氣,可我還打心眼里覺得娘家才是我的家。因為一回到娘家,我仿佛又變成當年那個天真可愛的小姑娘了,當久違的乳名從母親唇邊響起時,那是我最幸福的時刻,回娘家我可以隨心所欲,無所事事,想說什么說什么,可以理直氣壯地賴在床上睡懶覺,吃飽喝足后扯著嗓子讓老媽取水果,想什么出時候出去玩,把孩子給老媽一扔就出去了,并且不用惦記什么時候回來。即使回來晚了老媽除不責怪我,反而摸著我的頭,無比愛憐地說:“娃娃可憐的,快讓我娃出去散散心吧。”這在婆婆家能嗎?在老公跟前能嗎?不能,一下都不能。

  出嫁以后才真正體會到,娘家是世界上最溫馨的家,那是一個有血有肉有溫度的地方,那是我的根,是承載著濃濃的溫情,美好的記憶,囊括著責任和義務的地方,是一個能夠包容我缺點并給我改正的地方,是我血液里涌動的親情的根源地,娘家給予我的安全感,在別處是找不到的。同時那種溫馨是自然而然流露出來的,而不是刻意費盡心思去苦心營造的,連老媽的嘮叨,在我看來都是一種享受。以前我的性格是倔強的,用老媽的話來說,犟起來用三棱針也扎不過來,現在我在老媽跟前,像一只溫順的小貓,因為在疼我愛我的人跟前我沒有資格大逆不道。

  正想著,不知不覺已經進村口了,首先映入我眼簾的是道路兩旁那幾棵粗壯的大樹,這些樹一直延伸到了高灌水渠的盡頭,那是我們敬愛的崔老師當村支書時,農業學大寨那會兒種的。其實從我記事起,它們已經長得很粗壯了,我對這幾棵樹的感情是頗深的,小時候的我頑皮十足,喜歡上樹玩耍、摸鳥蛋,而這幾棵樹就是我們的首選,因為枝繁葉茂,許多鳥兒都喜歡來此安家,而村里的人更喜歡它們,每當春天來臨時,我們北方春寒料峭,總是給人荒涼的印象,只有這幾棵生命力頑強的大樹,提早發出了嫩芽,給人一種勃勃生機的美感,讓人心生希望,想不由地接近它們。

  炎熱的夏天來臨,人們在地里忙了一上午或一下午,汗流浹背,疲憊不堪,于是趕緊到地頭的大樹下乘涼,那是天然的乘涼場所,消暑解乏,再喝上幾口水,抽上一支煙無比愜意,真是賽如活神仙呢,這遠比城里的空調風扇舒服,空調風扇吹久了是要生病的。

  秋天到了,瑟瑟秋風中,大樹脫去了它們的一身稚嫩,昂首挺立,迎風而舞,向人們展示出了它們的一種成熟美,竟給人一種莫名的鼓舞與自信,而飄落在地的那厚厚的一層葉子,分明是莊稼地里上好的,無公害的,純天然綠色的寶貴肥料呀,這真是“落葉不是無情物,化作春泥更護田”。

  冬天,刺骨的寒風襲來,大樹毫無懼色,勇敢地迎接暴風雪的洗禮,狂風暴雪也奈何不了它,除了吹落幾根陳年枯死的樹枝以外,它毫發無損。不像城里的樹,嬌滴滴的,盡管四面有樓房環繞著它,保護著它,地面上還有水泥、磚壓著它的根,但是風稍微大點兒就被連根拔起了。

  在我的印象中,這些樹就是我的世外桃源,淳樸憨厚的村民,對這些樹也充滿了敬畏之情,從不傷它們的一枝半葉。在那個貧窮的年代里,沒有任何好玩的玩具,這些大樹就是我的好玩伴,與它們朝夕相伴,今天看到他們,我心里平添了幾許安慰、感動、幸福。

  剛一進村,主街道兩邊都掛滿了紅燈籠,給村里增添了不少喜慶的氣氛,再往右邊巷子里拐,其實就是些破墻爛院舊房子了,這幾年人們子女上學,外出打工,早已人去屋空了。這和城里的高樓大廈、燈紅酒綠,形成了鮮明的對比,但我看到家鄉的一草一木,一房一物,分外親切,它們都承載著我兒時美好的記憶呀。

  看,周萬崢大娘院子里的那棵老杏樹還在,小時候的我是那么饞,杏子還發綠沒熟的時候,我就想吃。有一次路過大娘家門口,我的腿便邁不動了,大娘看出了我的心思,癟著沒牙的嘴,樂呵呵地給我摘了兩顆綠杏子,大娘家的杏子比我家的大,我的小手只能一手握一顆,并且顧不上擦洗,直接放進嘴里吃,那酸溜溜的香甜的味道是世界上最好的味道,那才是正宗的童年的味道。

  那不是榮榮姥姥的家么?小時候我嘴巴甜,也跟著叫姥姥,姥姥的一雙兒女真有出息,兒子在美國留學,女兒在縣城有一份穩定的工作。榮榮小時候在姥姥家住著,她媽媽經常給她帶一些稀罕吃的和好玩的玩具,只要我們這些小頑皮一去,姥姥毫不吝嗇地拿出這些好吃的分享給我們,并讓我們玩玩具,騎榮榮的小自行車,說實話,我現在很想這位沒有任何血緣關系的姥姥。

  正想著,車已經到了娘家門口,果然不出我所料,父母早已站在凜冽的寒風中等我們了,兩只狗狗一左一右,忠實地伴在二老左右,看到我們不停地搖著尾巴。

  爸媽一看見我們樂呵呵地趕緊讓我們進家,看見我們買了東西二老有些不高興地嗔怪道:“回來就回來吧,不要買東西了,浪費錢,家里什么都有。”還是二兒子嘴快:“孝敬父母是應該的,這不叫浪費。”一句話把我們都逗笑了,兩個小家伙爭先恐后地和姥姥姥爺說起學校的趣事。

  我們的院子永遠都是很火色的,被勤快的爸爸媽媽打掃得干干凈凈,玻璃擦得一塵不染,貓兒在墻角下懶洋洋地曬太陽,聽到我們的說話聲,抬起頭來睜開眼睛慵懶地看了我們一眼,便又懶洋洋地躺下了;院子里幾只公雞和母雞在嬉戲,給大院里增添了無限的活力。

  一進家門,那種熟悉的媽媽的味道迎面撲來,這對于在外打拼的我不光是飯菜的香味,更是家的味道。上炕之后,老公和老爸在喝酒,一向不愛喝酒的他們,不時地給彼此相互斟滿,濃濃的親情溶解在酒里 ,越喝越香,多了一份熱情,多出一份尊重,多了表里如一的笑容,這樣的喝酒讓我感動。老媽邊吃飯邊和我聊家常,誰家媳婦生個女兒,你要不再生一個?這幾年黨的政策好了,今年給每家補貼了多少錢,要不就干脆放下飯碗,面帶微笑幸福地看著我,再時不時插上一句:“看我家春,粉眉淡眼得越來越漂亮了。”其實我早上走得急,連臉也沒顧上洗。說也奇怪,同樣的飯菜,兩個小家伙在家挑三揀四,回到老媽家里卻吃得滿頭大汗,分外香甜,像兩頭小豬邊吃邊哼哼唧唧地叫著。

  家的味道就是這么神奇。

  剛吃完飯,老媽又端上水果讓我們吃,一個勁兒地往我手里塞,這時老爸開口了:“剛才吃了那么多,早就吃成青肚兒螞蚱了,還讓她吃,你把我娃撐壞呀。”老媽這才作罷,可過了一會兒,又好像忘了,拿起幾顆冬棗,要不嘗嘗這個?

  正說話間,鄰居姨姨,大爺們來串門兒了,他們一進門還未等我開口,便和我打招呼:“春一家回來了。”這時嘴快的老媽已搶先替我回答了:“嗯,我娃快中午才回來的。”老媽的語氣和神態明顯都流露出一種自豪感。我回來老媽高興,我能理解,這自豪,我就覺得老媽有點小題大做了,有時想想我都覺得搞笑。一下午聽著姨姨,大爺們那熟悉的鄉音,看著他們那熟悉的舉動,偶爾從爐子里倒噴出一股煙味兒來,窗外的一抹斜陽從窗戶射進來,我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放松,舒服,快樂。

  時光太無情了,總是未等我品嘗到了足夠的年味,總是未等到我和父母親把所有的心里話都說完,總是未讓孩子們在姥姥家玩夠……不知不覺又是我們啟程的時候了,老媽不止一次地問:“能不能多住上幾天?”我說:“不能,明天我和孩子們都開學。”然后他們就開始忙碌著,準備我們愛吃的東西,老公剛要阻止,我說:“不要阻止,沒用的。”老媽甚至為上次我走時忘記拿一袋兒咸菜而自責不已。最后給我們裝了一后備箱的食物,并千叮嚀萬囑咐地安頓我,一放寒假,趕緊領著孩子們回來好好休息休息。

  望著頭上已有少許白發的雙親,我一時語塞,眼睛發熱,這樣的話應該是我說才對呀。小時候,你們把我們當作寶貝一樣保護著我們,現在是時候讓我們去愛你們,寵你們了,讓我也體驗一下保護你們的那種甜蜜的感覺,你們養我小,我孝敬你們到老。

  上了車,老媽趴在車窗前,千叮嚀萬囑咐我平時要好好吃飯,不要動不動就說減肥,多穿些衣服,不要凍著,我只是一個勁兒地點著頭,車開到巷子盡頭了,二老還立在寒風中,無限留戀地看著我們……

責任編輯:康曉玲

返回首頁

點擊熱榜

熱門圖片

  • 客戶端
  • 官方微信
韶关市福彩中心电话 深海捕鱼游戏 看四张牌抢庄牛牛技巧 大乐透走势图新版 青海十一选五技巧 幸运快三大小怎么算 AG夏日营地游戏技巧 水果拉霸可以破解吗 幸运飞艇计划新一代 pk10五码技巧规律 AG夏日营地开奖视频 大乐透139历史开奖结果 通比牛牛游戏在线 室内钓鱼场怎么赚钱 精准36码中特的网址 甘肃快三形态走势图 万达王健林怎么赚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