韶关市福彩中心电话
你當前位置: 首頁 > 朔州歷史 > 詳細內容
清嘉慶進士郭恒辰
來源:朔州市新聞中心 作者:王茂盛2019-02-23 16:16:03
瀏覽字號:
0

史書尋蹤

據朱保炯、謝沛霖編纂,由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的《明清進士題名碑錄索引》載:“郭恒辰:山西山陰,清嘉慶19/2/79”。意思是說,郭恒辰于清嘉慶19年(1814)榜取得第2甲第79名進士。

殷憲先生整理的《大同府歷代進士》載:“郭恒辰,山陰人,世居助馬堡,嘉慶十九年(1814)甲戌科二甲七十九名進士,官臺州知府。(《山西通志》誤為劉恒辰,據題名錄改。)”

《臺州府志》“職官表”條載:“道光二十四年(1844),郭恒辰在臺州知府任上,雙德在臺州鎮守副將任上,張錫茂在臺州府學教授任上。”至少說明郭恒辰在中進士三十年后,任臺州知府。

嘉慶《左云縣志》的“人物·僑徙”項下載:“郭恒辰,號‘松泉’,原籍大同府山陰縣人,其先世日崇公遷居助馬堡。自辰以拔貢中式嘉慶甲子舉人,甲戌進士,由吏部主事升郎中。歷任湖南岳州、浙江臺州、嚴州等府知府。致仕后世居助馬,子孫遂家焉。”

又據1999年版《左云縣志》載:“郭恒辰,別名自修,助馬堡人……”。

清光緒本《左云縣志·節孝志》載:“郭恒辰妾劉氏,直隸冀州人,年十九歲適夫,二十二歲夫故。失志守貞,誓不他適。子熙啟,孫繩武俱沒,撫曾孫丕承,訓養不怠。孫婦沒后,氏持守門戶,取苦儉勤,撫育曾孫彌切周至。此苦節所稀聞,而妾之中更罕覯見也。現年五十六歲,計守節三十四年。光緒四年,大同院試蒙學憲批示,會銜請題旌表。”又“霍氏,大同進士霍宗光孫女,附生郭繩武之妻。年十六適夫,三十歲夫故。撫孤子丕承,教養有方,十六歲入泮。勵節堅貞,備嘗甘苦。光緒四年夏故,沒年四十二歲。”以上記述了郭恒辰妾劉氏和孫媳霍氏勵志守節,撫育曾孫郭丕承成才的事跡。

從這些林林總總的地方史書中,我們對郭恒辰有了一個大體的了解。

郭恒辰,別名自修,號松泉,清代左云助馬堡人。原籍大同山陰,始遷祖郭日祟,乃清庠生,于清代舉家來到助馬堡。

族宗溯源

據山陰縣北周莊郭漢鼎編纂于乾隆年間的《郭氏世系譜》和左云縣威魯堡村郭丕先(顯)先生2004年所編《郭氏雁門關外分支譜志》和北周莊郭玉升先生編寫的《尋根問祖——山陰北周莊郭氏家譜》,以及西鹽池郭顧先生編纂的《山陰縣西鹽池村郭氏譜志》等資料記載,雁門關外云朔地區郭氏的祖先當為郭英之曾孫郭珍,郭珍于1399年由金陵(南京)遷入雁門關外洪濤山下押八井村(現屬山陰縣上喇叭村),成為云朔地區郭氏的始祖。其后裔又陸續移居山陰縣北周莊、西鹽池等地。

也就是說,山陰縣這支郭氏,其實就是唐朝名將郭子儀的后代。這正如山西省社會科學院家譜研究中心現存的《郭氏史略》所言:“天下郭氏根在山西,山西郭氏根在汾陽。”

只可惜,《山西通志》和《臺州府志》誤將郭恒辰名錯載為“劉恒辰”和“郭恒仁”。幸賴《明清進士題名碑錄索引》糾偏,才使我們還原了郭恒辰的正名。

左云縣威魯堡村郭丕先(顯)先生編纂的《郭氏家譜》云:“郭恒辰,號松泉,系郭鎮21世孫。原籍大同山陰人,生于乾隆年間,其先世日崇公遷居左云助馬堡。父鶴翀,祖父希參。”

山陰縣《西鹽池村郭氏家譜》載:“北周莊(乾隆四年)郭文秀始祖世系表第十一世”以及“郭英系雁門關外分支譜志”第十八世均載有“日盈、日隆、日光、日清、日弘、日崇、日高、日貴等日字輩一代人,西鹽池郭氏第四代有日章、日成、日通、日新、日順、日增等一代人。”

這充分說明,雁門關外郭氏分支的“十八世”與山陰縣北周莊郭氏的“十一世”,以及西鹽池郭氏的“第四代”為同一輩。

既然“北周莊郭文秀始祖世系表第十一世”以及“郭英系雁門關外分支譜志”第十八世均載有“日崇”,那么,與遷于左云縣助馬堡的郭日祟,當為同一人。

在這里,我們有理由說,左云助馬堡的郭氏當為山陰縣北周莊人。其始遷祖郭日祟為“北周莊郭氏第十一世”。

偶閱高山疃崔鳳臨先生所編《楓林晚情》一書,發現載有“高山疃村有郭家墳”一語。經與崔老先生相談,他說,村民傳說為進士郭恒辰先祖之墓。

至此,郭恒辰之“始遷祖”又有了“高山疃”之糾結。其實,很簡單,高山疃郭氏就是北周莊郭氏。也就是說,高山疃的郭氏是由北周莊遷移而來,這也許是最恰當的解釋。

據此,不論上喇叭郭氏,還是北周莊郭氏,亦或西鹽池郭氏,甚至于高山疃郭氏,實為同一宗族。

郭恒辰小傳

據朱保炯、謝沛霖編纂,由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的《明清進士題名碑錄索引》載:“郭恒辰,山西山陰,清嘉慶19/2/79”。說明郭恒辰科籍為山陰縣。因而,將其列為山陰進士,情有可據。

郭恒辰,號“松泉”,別號“自修”,原籍大同府山陰縣人,祖父希參,父鶴翀,生于乾隆年間,其先世日崇公遷居助馬堡。郭恒辰以拔貢中式嘉慶甲子舉人,甲戌進士,由吏部主事升郎中。歷任湖南岳州、浙江臺州、嚴州等府知府。

郭恒辰自小就受到家庭的良好教育,而其本人也好學上進,遂成大器。據嘉慶二十四年(1820年)“奉天誥命”圣旨云:“恒辰父母庭訓方嚴,育子成才,讀經書,達禮儀。世擅清門,代運素業,家風淳厚,重弓冶之良模,啟詩書之令緒,茲以覃恩,封爾(父)為奉直大夫。恒辰之母,克樹芳型,尤多慈教,著承筐之雅范,早知率禮,無懋富之深心,果見家有子,茲以覃恩,封爾(母)為宜人。”據郭丕先《郭氏家譜》載:“嘉慶甲子(1804年)中舉后,翌年出任繁峙訓導;甲戌(1814年)進京登進士,為二甲”,這在左云清代中進土的八人中成績是最好的,其他均為三甲。次年,走馬上任,為吏部主事,后升郎中,正五品,任職達10多年;清《岳州知府名錄》載:“道光十三年(1833年)出為湖南岳州知府”,為正四品官。陸以湉于道光十九年(1839年)任臺州府教授,道光二十四年(1844年)九月離任,在其所著的《冷廬雜識》卷七中載:“道光二十四年(1844),郭恒辰在臺州任上。”此外郭恒辰還出任過嚴州知府。清時嚴州府隸浙江省金衢嚴道,宣統三年(1911年)十月廢府,屬浙江軍政府。

郭恒辰作為府州高官,不僅為官清廉,謙和樸實,而且才華橫溢。其家眷一直留居故鄉,每逢歸鄉省親,距堡五里之遙,即下轎徒步而行,以敬鄉鄰。他家雖在堡中有三處宅院,但所占面積并不大,房屋建造的也很普通。

陸以湉《冷廬雜識》卷七云:“道光甲辰九月,(父)以中風疾棄養,臺人士吊者皆哭失聲,投贈挽聯,錄其優者于左。山陽(陰)郭太守恒辰云:鱣舍怡情,看三徑香多,省識人如菊淡;鯉庭侍養,悵六年吏隱,遽聞詩詠莪哀。……”其挽聯如下:

七十載德望常尊,子舍銜鳣,濟美克成名進士;

萬八峰吟蹤重到,仙區化鶴,歸真定到上清班。

郭恒辰留有不少詩作,清光緒本《左云縣志·藝文志》就載有兩首。其一是任府臺時,中秋節思念家鄉和親人寫下的《中秋對月》:

他鄉舉目皆蕭瑟,況值今宵明月出。

我來望月月華圓,桂彩秋香似昔年。

金波脈脈情無限,客思迢迢眼欲穿。

天衢解看不觧賞,寂寞空庭自來往。

長風到耳寒颼颼,雁聲嘹唳腸斷秋。

四壁無言人對影,滿懷月色添悲愁。

人生瀛海非金石,時節還驚復變易。

登高悵望松楸間,屺岵興嗟淚雨潸。

天上人間良夜會,胡余幾度隔家山。

其二是告假回鄉養病。路居舊高山西、云西東茶房時寫下的《遣悶吟》:

蕭疎古寺說茶坊,小構祗園隸白羊。

暫假禪居作書室,我來下榻讀青箱。

近因多病成閒居,步出齋前恣眺矚。

此時風日正晴佳,豁我雙眸遣我懷。

隔岸煙林饒畫意,遠山霽景入詩牌。

扶筇小立尋幽賞,四圍風景瞭如掌。

東望高山城遠闊,關門常啟便人行。

道遠不須愁曰暮,晨征何俟聽雞鳴。

西望云西堡高竣,堡裏蕭條關外好?

樓頭沽酒醉春風,市上典衣通國寶。

西北有村豬兒洼,村徑郁屈如長蛇。

雨后煙光夕陽笛,中有無數素封家。

東北是為狐泉溝,菑畬歲歲樂豐收。

耕讀傳家成古俗,門高王氏擅風流。

王氏同年雅善吾,吾初到舘渠入都。

來春并捷南宮夜,雨地羈人免向隅。

其末尾的“王氏同年雅善吾,吾初到館渠入都,來春并捷南宮宴,兩地羈人免向隅。”這是他望見狐泉溝村時,突然想起同科中舉的紅泉人王文名,感慨而發。

郭恒辰孫郭繩武初為附生,后為增生,以文學見長,在縣城“北澗青游”時寫下《清溪曉眺》、《清溪重游》兩詩,今錄于下:

《清溪曉眺》

微雨從東過,林間喜晚睛。

閑云歸野寺,落日照江城。

樹色沿堤映,溪流澈底清。

幾回凝盼處,惆悵不勝情。

《清溪重游》

閑步郊原外,清溪水自流。

林深群鳥集,浪靜幾鷗浮。

落葉荒城外,斜陽古渡頭。

前番游興在,煙樹影空留。

參考資料:

《明清進士題名碑錄索引》(朱保炯、謝沛霖)

《大同府歷代進士》(殷憲)

《山西通志》

《臺州府志》

《左云縣志》(嘉慶、光緒、1999年)

《郭氏世系譜》(乾隆郭漢鼎)

《郭氏雁門關外分支譜志》(郭丕先2004年)

《尋根問祖——山陰北周莊郭氏家譜》(郭玉升)

《山陰縣西鹽池村郭氏譜志》(郭顧)

《郭氏史略》(山西省社會科學院家譜研究中心)

《冷廬雜識》(陸以湉)

點擊熱榜

熱門圖片

  • 客戶端
  • 官方微信
韶关市福彩中心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