韶关市福彩中心电话
你當前位置: 首頁 > 朔州歷史 > 詳細內容
智勇忠義周德威
來源:朔州市新聞中心2018-10-23 15:24:38
瀏覽字號:
0

在叱咤風云、戰將云集的五代,周德威以其超群的謀略、戰績和遠逾同輩的忠義人格魅力著稱于世。

古代的朔州,名將輩出,三國的張遼和唐朝的尉遲敬德皆出于此。有趣的是,周德威和尉遲敬德的形象也相仿佛,長得身高體闊,面如黑炭。周德威,字鎮遠,小字陽,五朔州馬邑(今朔城區紅壕頭村)人。年輕時練出了遠望煙塵料知兵勢敵數的本領。跟隨唐晉王李克用后,為帳中騎督。唐乾寧年間,因功提升為鐵林軍使,后加檢校仆射。

他的行跡,史籍上最早見于唐昭宗光化元年(898)。該年九月,李克用派衙內指揮使李嗣昭、周德威將步騎共 2 萬出青山,準備收復山東三州。李嗣昭自小深受李克用喜愛,多次命他做主將獨當一面。周德威任他的副將,可見此時品位已是不低,李克用對他也寄予厚望。接著,史書中又濃墨重彩地記載了他智勇雙全的一戰:次年(899)三月,梁王朱溫派氏叔琮進逼太原,一直打到榆次、洞渦驛(今清徐東)等地,梁軍中傳令道: “能生得周陽五者為刺史。”外號“陳夜叉”的梁將陳章口出狂言打算活捉周德威以邀功。因陳章經常騎白馬穿朱甲,沖鋒陷陣,無比勇猛,周德威便要求部下見到白馬朱甲的敵將就假裝敗退,他自己則化裝成士兵夾雜在行伍之中。等到陳章出來挑戰,部下依約退走,陳章中計急追,就在這迅雷閃電般的一剎那,周德威趁其不備,從背后躍出揮錘擊敵于馬下,將其活捉。梁軍見主將被擒,一下子軍心散亂,四處奔逃。是役,晉兵斬獲梁軍3000余人。周德威展現威猛鋒芒的同時也顯現出他炫目的智慧之光。

天祐三年(906),周德威率部攻克潞州(今長治),以功加檢校太保、代州刺史。

天祐五年(908),李克用病逝,在李存勖新立的特殊時期,局勢不穩,周德威又恰恰手握重兵在外與后梁作戰,“時莊宗初立,德威外握兵柄,頗有浮議,內外憂之”。朝中人很擔心和疑慮他利用手中重兵與自身威望奪位自立。當然,這些擔心和疑慮也不能說是多余的。在五代,驕兵悍將自恃手中握有重兵,廢立君主視同兒戲。后晉大將安重榮就直白道:“天子,兵強馬壯者當為之,寧有種耶! ”

周德威在這種極端特殊的情況下,表現出了高度的忠誠,聽從李存勖的調遣,匆匆回軍奔喪。在到達晉陽時,將大軍屯于城外,自己孤身一人進城,在李克用的靈柩前慟哭不止,哀不自勝,群情于是釋然。當朝中關于是否繼續潞州之戰產生不同意見時,堅定地站在李存勖一邊,用實際行動證明了自己對舊主新君的忠肝義膽。這一系列表現,不但展示了他可貴的人格魅力,也贏得了后人的稱道。 接著,他又跟隨李存勖殺了個“回馬槍”,大敗梁軍,解了潞州之圍。周德威以功加檢校太保、同平章事、振武軍(治朔州,今朔城區)節度使。

天祐七年(910)秋,朱溫派王景仁率眾7萬擊趙王王镕,王镕向李存勖求援。周德威隨李存勖在柏鄉(今屬河北)附近與梁軍對壘。梁軍人多勢眾,裝備豪華精良。晉軍兵少,望之頗有怯意。周德威一面對部眾鼓舞士氣說:“此汴、宋傭販兒,徒飾其外耳,其中不足懼也!其一甲直數十千,擒之適足為吾資,無徒望而愛之,當勉以往取之。”另一面他對李存勖說:“梁兵甚銳,未可與爭,宜少退以待之。”李存勖認為己方千里奔襲利在速戰,等到對方知我虛實,仗就難打了。周德威指出戰場地形不利于騎兵作戰,不能發揮己之所長。李存勖聽后很不高興,周德威又通過宦官去作說明,終于使李存勖同意退兵至鄗邑(今河北高邑),選擇有利于騎兵作戰的平原淺草地帶與梁軍展開決戰。周德威又分析后梁軍輕裝遠襲即使帶糧也不可能多,決定在后梁軍人馬俱饑的下午未申之時發起沖擊,結果晉軍大獲全勝,從鄗邑一直追到柏鄉,梁軍聞風喪膽,橫尸數十里,王景仁僅率十余騎逃生。這一仗,周德威很好地堅持了以己之長擊敵之短和避其銳氣擊其惰歸的用兵原則,相機進退,牢牢掌握戰爭主動權,斗勇更斗智,取得了梁晉爭戰以來最為重要的一次勝利,將其軍事謀略發揮得淋漓盡致。

天祐九年(912)五月,周德威率兵出飛狐(今河北淶源境),與鎮州王德明、定州程嚴等討伐幽州劉守光,于羊頭崗智擒其驍將單廷珪,斬首3000級,幽州兵大敗。次年,周德威率軍攻陷幽州,俘獲劉守光,因功授盧龍軍節度使。

天祐十二年(915),當李存勖與后梁將劉鄩在魏州(今河北大名東北)對峙時,劉鄩乘虛長途奔襲太原(今太原西南),周德威聞訊從幽州率千騎西救。軍至土門(今河北鹿泉),得知劉鄩到樂平(今昔陽)后改變計劃率軍東進,他料得劉鄩必去占領臨清(今河北臨西)斷晉軍糧道。于是率軍急追到南宮(今屬河北),“遣騎擒其斥候者數十人,斷腕而縱之使言曰:‘周侍中已據臨清矣!’”劉鄩正驚疑其用兵之速,放慢了行軍速度。周德威乘機于第二天搶先進入臨清,保住了晉軍的生命線,保證了李存勖最終擊敗劉鄩。

天祐十五年(918),周德威隨李存勖與梁軍對陣于胡柳坡(今河南濮陽東),李存勖問周德威如何打法,周德威分析戰場形勢,因為地近汴梁,梁軍必然決一死戰,力量不可低估,必須利用己方先到而敵軍后至的條件以逸待勞。他主張大部隊可暫按兵不動,先派騎兵騷擾使梁軍難以安營扎寨,待其疲勞時再發動進攻就可戰而勝之。這本是十分正確的戰術安排,可是“勇而好戰”的李存勖不聽,率領親軍立即迎戰。周德威無奈,只好跟隨出戰,對他的兒子說:“吾不知其死所矣! ”其不懼危難,慷慨赴陣的忠烈情懷何遜“壯士一去不復返”的荊軻。結果這一仗,李存勖開頭小勝,繼而大敗。周德威父子力戰陣亡。李存勖戰后悔恨痛哭道:“喪我良將,吾之咎也。”

李存勖稱帝時,追贈周德威太師;李嗣源繼位后加贈太尉;石敬瑭建晉稱帝時,又追封為燕王。周德威是漢人,在沙陀王朝中爵封王位,應該算是最高的褒獎。可嘆卻是在身死之后。

周德威的家鄉在今朔城區神頭鎮紅壕頭村,該村原名紅袍都,據傳因周德威臨陣喜穿紅袍而得名。其墓在今村路北,分布面積3600平方米,墓室暴露出石虎頭和石門。1988年,朔縣縣政府公布為縣級文物保護單位。現為民舍覆蓋,神道辟為村間大道,墓葬已毀。

(摘自《朔州史話》)

點擊熱榜

熱門圖片

  • 客戶端
  • 官方微信
韶关市福彩中心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