韶关市福彩中心电话
你當前位置: 首頁 > 朔州歷史 > 詳細內容
后唐莊宗李存勖
來源:朔州市新聞中心2018-10-22 15:17:30
瀏覽字號:
0

  天祐五年(908)初,李克用去世前,把長子李存勖喚到病榻邊,從箭囊里取出三支箭,語重心長地叮嚀:你要記住,這三支箭,一支用于討伐出爾反爾的燕王劉仁恭父子,以解除問鼎中原的后顧之憂;另一支用于教訓契丹首領耶律阿保機,他與我結盟,相約聯兵共剪朱溫,卻陽奉陰違,食言毀約;最后一支用于消滅李家宿敵朱溫。如果你能將這三件大事辦成,我在九泉之下也就毫無牽掛了。

  李存勖,李克用的長子,體貌奇特,為李克用所寵愛。11歲就隨父作戰,并與父親在長安朝見唐昭宗。唐昭宗稱贊他說:“此子可亞其父。”所以當時人稱“亞子”。他洞曉音律,常令伶人歌舞于前,13歲習《春秋》,手自繕寫,略通大義。長大后熟悉騎馬射箭,膽力過人。

  李克用去世,李存勖嗣王位于晉陽,時年24歲,成為河東少帥。他銘記乃父遺囑,將遺箭供于祖廟,每逢出征便按順序請出一支,隨軍為將士壯行助威,待班師凱旋,再送回祖廟供奉。二月,殺死覬覦王位的叔父李克寧以穩定內部后,又從潞州(今長治)前線調回天下聞名、智勇雙全的周德威(朔州人),以麻痹梁王朱溫。

  潞州,自古為兵家必爭之地,戰略地位極為重要。據有此地,進可依憑三晉,躍馬幽冀,揮戈齊魯,問鼎中原。因此,朱溫等與李克用20多年間反復爭奪。主要城池、關隘先后五度易手,戰事極為慘烈。天祐四年(907),朱溫代唐建梁(史稱后梁),派兵10萬再攻潞州。守將李嗣昭閉關堅守,梁軍久攻不克,便在潞州城郊筑起一道小長城,狀如蚰蜒,內防攻擊,外拒援兵,謂之“夾寨”。兩軍相持年余,戰事進入膠著狀態。

  為解潞州之圍,李存勖召集眾將說:“梁人幸我大喪,謂我少而新立,無能為也,宜乘其怠擊之。”他親率大軍,疾馳6日,進抵潞州三垂岡。隨即將全軍隱蔽集結,梁軍毫無察覺。次日凌晨,李存勖借大霧的掩護,揮師前進,直搗梁軍“夾寨”。此時梁軍尚在夢中,倉促不及應戰,被晉軍斬首萬余級,余眾向南奔逃,投戈棄甲,填塞道路。接著,李存勖與守將李嗣昭匯合乘勝進擊,梁將符道昭等將官300人被俘,只有百余騎逃歸。朱溫在開封聞訊,驚嘆道:“生子當如是。李氏不亡矣! 吾家諸子乃豚犬(豬狗)爾!”而李存勖卻進一步安定了河東局勢,他息兵行賞,任用賢才,懲治貪官惡吏,寬刑減賦,河東大治。

  對“三垂岡大捷”,清著名詩人嚴遂成曾賦詩贊道:

  英雄立馬起沙陀,奈此朱梁跋扈何。

  只手難扶唐社稷,連城猶擁晉山河。

  風云帳下奇兒在,鼓角燈前老淚多。

  蕭瑟三垂岡下路,至今人唱百年歌。

  此戰是長途奔襲,以隱蔽奇襲取勝。毛澤東飽覽古代典籍,對于古代的非凡人物特別是軍事奇才的業績,都了如指掌。這首為三垂岡之戰而寫的詩篇,自然引起了他的關注,于是揮毫作詩一首。這也說明他對這次奇戰頗為欣賞。那大氣磅礴、雄健瀟灑的毛體書法,為三垂岡增添了無窮魅力,更為李克用的這個“奇兒”增色許多。

  三垂岡之戰,為稱霸中原舉行了奠基禮,使李存勖最終把三晉大地作為穩固后方,兵進太行,逐鹿中原。

  天祐七年(910),由于河東軍威大振,控制鎮州的王镕和控制定州的王處直見形勢驟變,也動搖了附梁的信心,和李存勖結成聯盟共同對付朱溫。朱溫為了保護河北,派兵攻打。 王鎔向李存勖求援。

  天祐八年(911)初,李存勖力排眾議,率晉軍往救,在趙州(今河北趙縣)境內的柏鄉一帶與梁軍對壘。梁軍守柏鄉,以逸待勞,在地形、兵力、裝備幾方面處于優勢;而晉軍是騎兵,機動性和進攻能力強,對梁軍構成威脅。戰役開始,李存勖采用周德威建議,引誘梁兵出城,聚而殲之后主動后撤。梁軍主將王景仁果然上當,傾巢而出。晉軍抓住機會,以騎兵猛烈突擊梁軍,周德威攻右翼,李嗣源攻左翼,鼓噪而進。這時晉軍李存璋率領的騎兵大隊也已趕上,梁軍大敗,丟盔棄甲,死傷殆盡。晉軍斬敵2萬,繳獲馬匹3000,輜重無數。次年,梁軍又兩次北攻,都遭慘敗,朱溫狼狽南撤。之后,梁軍喪失了對河北的控制權,朱溫一聽晉軍就談虎色變。

  于是,李存勖回師對付幽州的劉守光。他先用驕兵之計,促使庸愚的劉守光忘乎所以,然后派周德威統兵3萬聯合鎮、定二鎮之兵,圍攻幽州。經兩年作戰,俘獲劉守光及其父劉仁恭,在李克用靈前祭殺。

  繼而,因契丹犯塞,李存勖親自北征,云、朔一帶皆為其所有,使契丹多年再不敢窺視河東之地。在眾將勸進之下,同光元年(923)四月,在魏州(今河北大名東北大街鄉)之南,即皇帝位,謂之莊宗,年號“同光”,國號唐,史稱后唐。即位后又親率大軍南下滅了朱梁。在南征北戰的沙場上,李存勖先后戰勝了三大敵手,終于完成了李克用所付之“三矢”遺愿。

  不幸的是,李存勖執政后期沉溺聲色犬馬,玩物喪志,丟掉了戰場上披荊斬棘、開拓進取的精神,對軍國大事日漸冷漠,使大權旁落于伶官和宦官手中。伶官景進是蠹政害國的禍首,竟被李存勖倚為心腹,“軍機國政,皆與參決”。景進專門探察和奏呈文武百官動靜,鬧得“大臣無罪以獲誅,眾口吞聲以避禍”,無可奈何,只好以金銀珠寶賄賂后宮。李存勖不但喜歡音樂,倍加寵愛伶人,還經常親自傅粉墨與伶人共戲于庭,甚至還起有藝名“李天下”。由于李存勖胡作非為,僅三年時間,就把后唐推向分崩離析的境地。同伶官、宦官素有芥蒂的從馬直(即親軍)指揮使郭從謙趁機發動兵變,率軍攻打皇城,李存勖被流矢射中身亡,死時僅43歲。李嗣源被擁戴為新主。

  李存勖是朔州大地上走出的沙陀三帝王之首。《舊五代史·唐書·莊宗紀》對他作了切中肯綮的評論,既肯定了他的歷史功績,將其喻為少康、光武式明君,說他“以雄圖而起河、汾,以力戰而平汴、洛,家仇既雪,國祚中興,雖少康之嗣夏配天,光武之膺圖受命,亦無以加也”。又抨擊了他驕奢淫逸,居安忘危,“以驕于驟勝,逸于居安,忘櫛沐之艱難,徇色禽之荒樂。外則伶人亂政,內則牝雞司晨”。 還特別強調,前列種種倒行逆施,“夫有一于此,未或不亡,矧咸有之,不亡何待? ”

  李存勖亦有文學修養,曾作詞《一葉落》,曰:“一葉落,搴珠箔,此時景物正蕭索。畫樓月影寒,西風吹羅幕。吹羅幕,往事思量著。”他也許沒有想到,他把“往事思量著”也留給了后人。

(摘自《朔州史話》)

點擊熱榜

熱門圖片

  • 客戶端
  • 官方微信
韶关市福彩中心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