韶关市福彩中心电话
你當前位置: 首頁 > 朔州歷史 > 詳細內容
云州城東“雙雄會”
來源:朔州市新聞中心2018-10-19 16:11:08
瀏覽字號:
0

為了對付占據長安的黃巢義軍,唐王朝赦免了李國昌父子的反叛罪,并任命李克用為雁門節度使,令其迅速領兵南下征討黃巢。從此,李克用在爭城奪地的軍事生涯里,又加添了爭權奪利的朝政斗爭。

中和三年(883),李克用任征討黃巢的東北面行營都統,率萬余騎兵從夏陽(今陜西合陽一帶)渡河后,在良田坡(今陜西渭南東)發起進攻,首破黃巢部下尚讓率領的 15 萬主力軍。 一日三戰,皆捷。當時各道勤王之師云集京畿,皆畏敵勢,未敢輕動。見此,各部方乘勝出擊,一勝再勝,很快收復長安。黃巢敗退,東走藍關。破黃巢,李克用功居第一,朝廷授河東節度使。其父李國昌授代北節度使,鎮代州。

在河東,李克用大治甲兵,積極發展武裝。通過在軍中設置義兒來增強軍隊凝聚力。據《新五代史·義兒傳》載,有李嗣源、李存孝等9人,據《中國帝王皇后親王公主世系錄》稱有15人。其實,遠不止此數,他們有漢人、沙陀人、吐谷渾人、回鶻人等,既是心腹,也是猛將。名字一部分用存字作排行,一部分用嗣字作排行。隨著實力的增強,李克用日益成為各藩鎮關注的目標,他們或與之通好,或欲滅之而后快。

中和四年(884),黃巢在河南攻擊唐諸鎮,宣武鎮節度使朱全忠向李克用求救,李克用出兵擊退黃巢后,朱全忠恩將仇報,在汴梁以宴請李克用為名,將李克用灌醉,當夜派兵加害,就是出于對李克用勢力強大的忌憚。李克用雖然脫險免難,但兩家從此結下深仇。李克用8次上表請求朝廷征討朱全忠,朱全忠活動朝臣阻撓,李克用也結交宦官,力圖影響朝廷。此后,雙方展開了一連串惡戰,軍事與朝政糾纏在了一起。憑借河東重要的戰略地位和能征慣戰的軍隊,最終李克用在強藩環伺中稱雄黃河以北。

乾寧二年(895),李克用舉兵南下,渡河西進,平定關中三亂后,被封為晉王。但是,李克用在管理部下、用人任人方面卻屢有失誤。他任用劉仁恭為幽州節度使,劉仁恭卻舉兵反叛。他聽信讒言,冤殺李存孝,無異于自毀長城。加之頻繁征戰,不注重休養生息,晚年勢力日益衰落。

李克用為了對付強敵朱全忠,便積極尋求勢力日益強大的契丹支持。于是,便有了與契丹首領耶律阿保機雙方的會盟。

契丹,是中國古代的一個游牧民族,它以原意為鑌鐵的“契丹”一詞作為民族稱號,來象征契丹人頑強的意志和堅不可摧的民族精神。歷史文獻最早記載契丹族始于公元389年,柔然部敗于鮮卑拓跋氏的北魏。其中北柔然退到外興安嶺一帶。 而南柔然避居今內蒙古的西喇木倫河以南、老哈河以北地區,以聚族分部的組織形式過著游牧和漁獵的氏族社會生活。在戰事動蕩的歲月中,各部走向聯合,形成契丹民族,隋時臣服于漠北的突厥汗國。唐太宗貞觀二年(628),契丹部落聯盟歸附唐朝,分為達稽、紇便、獨活、芬問、突便、芮希、墜斤、伏八部。契丹與唐朝之間,既有朝貢、入仕和貿易,也有戰爭和擄掠。唐末,中原地區藩鎮林立,戰亂不已。有的漢人被迫流亡到契丹地區謀生,契丹也乘機到中原地區掠奪人口和財物,實力漸漸增強。其中迭剌部耶律氏迅速崛起,他們不僅從事畜牧業,還從事農耕,也有了冶鐵和紡織等手工業。

天復元年(901),耶律阿保機成為本部的夷離堇(軍事首領)。他統一了契丹各部,兼并周圍其他各族,轉而揮戈南下,率大軍在今山西、河北北部大肆擄掠人口和牲畜。同時,很快卷入唐朝割據勢力的爭斗中。

雙方會盟的時間,據《舊唐書》和《資治通鑒》載,是唐天祐四年(907)。《遼史·太祖本紀第一》記載,是天祐二年(905)。會盟的場面非常熱烈。李克用召請耶律阿保機在云州東城相見,兩人握手言歡,寒暄客套,非常親密,約為兄弟。當時的情景,據《資治通鑒》載: “延之帳中,縱酒,握手盡歡,約以今冬共擊梁。”有人勸說李克用乘機捉拿耶律阿保機,李克用說:“仇敵未滅而失信夷狄,自亡之道也。”斷然予以拒絕。耶律阿保機深入虎穴,從容應對,在東城住了10天才離開。李克用贈給他金繒數萬,耶律阿保機也回贈馬3000匹,雜畜萬余。兩人惺惺相惜、相見恨晚之情溢于言表。雙方襟懷坦蕩,各顯英雄本色。較之朱全忠先前將仇報、小人伎倆,李克用的為人要強過朱全忠千萬倍。不過,為獲得更大利益,耶律阿保機后來背盟。李克用無力抵御朱全忠,煩上加煩,天祐四年(907)冬天就患了頭疽。天祐五年(908)初春病逝。

后來,遼西京道大同府之所以在轄下設縣取名“懷仁”,就因為李克用與耶律阿保機會盟時,易袍馬約為兄弟,有“懷想仁人”之語。

兩人相會結盟,被后人稱之為“雙雄會”,也被稱為“雙龍會”。這是因為后來耶律阿保機建契丹國,做了“真龍天子”;李克用后來也被追尊為“武皇”。“雙雄會”也好,“雙龍會”也罷,總之,此后千余年的朔州大地上留下了一段風云際會的歷史佳話。

(摘自《朔州史話》)

點擊熱榜

熱門圖片

  • 客戶端
  • 官方微信
韶关市福彩中心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