韶关市福彩中心电话
你當前位置: 首頁 > 朔州歷史 > 詳細內容
沙陀族入塞建金城
來源:朔州市新聞中心2018-10-17 15:19:57
瀏覽字號:
0

沙陀族是一支生活于中國西北地區的古部族,屬西突厥處月部。唐朝初年,處月部散居于今新疆準噶爾盆地東南、天山山脈東部巴里坤一帶,因有大磧(大沙漠)而名沙陀,故號“沙陀突厥”。其部以游牧為主,逐水草而居,穹廬氈帳,善騎射,勇悍無比。唐太宗貞觀年間,在北庭(天山以北)設置六府七州,沙陀首領朱耶拔野因功被封為沙陀府都督,其后子孫世襲相承。

唐德宗貞元六年(790),北庭被吐蕃攻陷,酋長朱耶盡忠率部眾3萬余人,在東奔途中與吐蕃追兵大戰,朱耶盡忠戰死,士眾死者大半。長子朱耶執宜收合余眾近萬人,有騎3000,東歸到靈州(今寧夏靈武)。靈鹽節度使范希朝把他們安置在鹽州(今陜西定邊)﹐為讓他們從事的畜牧業不斷壯大,還專門購回許多牛羊。并設置陰山都督府﹐任朱耶執宜為兵馬使。流散各處的沙陀部眾相繼還部﹐勢力逐步增強。

唐憲宗元和四年(809)六月,靈鹽節度使范希朝改任河東節度使時﹐從沙陀部眾中挑選了英勇善戰的騎兵1200人,組成“沙陀軍”隨行,其余安置在定襄川(今大同一帶)。朱耶執宜駐守神武川的黃花堆(今山陰、應縣、懷仁交界處)﹐更號“陰山(陰山當作陘山)北沙陀”。

唐文宗太和四年(830),朱耶執宜又被任命為代北行營招撫使,使其居住在云(今大同)、朔(今朔州)一帶,保衛北方邊疆。 朱耶執宜非常感激唐朝對他的恩澤,對防守事務很盡力,他把舊有的11座廢棄的營柵認真進行了整修,并派部眾3000人駐守。此后,雜虜(吐谷渾、回鶻、韃靼等)不敢入侵唐朝邊塞。

開成元年(836),朱耶執宜病死。其子朱耶赤心又因追隨唐將石雄破回鶻之大功,被授以朔州(今朔城區)刺史、代北軍使等職。朱耶執宜父子入塞約20年間,“沙陀軍”發展到上萬騎兵。其間,在唐憲宗用兵強藩成德王承宗﹑淮西吳元濟﹐武宗用兵澤潞劉稹,以及宣宗對抗吐蕃﹑黨項﹑回鶻的歷次征戰中,朱耶執宜父子都應詔率軍效命,他們作為唐軍的勁旅,馳騁南北,大展風采。

唐宣宗大中十年(856) 九月二十二日,朱耶赤心之妻秦氏,在“神武川之新城”為朱耶赤心生下了第三個兒子李克用(這是后來的名字)。李克用出生之后,身強體壯。童年時善于騎馬射箭。13歲時,見到兩只野鴨在空中飛翔,張弓射去,連中目標。因幼年時一只眼失明,外號“獨眼龍”。15歲時,隨父征龐勛,勇猛如虎,軍中又稱他為“飛虎子”。

關于李克用出生處“新城”的具體地點,眾說不一。一說是今之應縣城,一說是今朔州城南之梵王寺村,一說是今懷仁縣之日中城。原因是此三處在唐前后都有“新城”的稱謂。但由于應縣城是建于李克用出生后的乾符年間,而他出生時其父朱耶赤心是在朔州任職,因此,目前多數人認可第二種說法。

“沙陀軍”愈戰俞強,不僅威震敵膽,也使朝廷有所忌慮。大中十二年(858),唐宣宗任命河東馬步都虞候段威為朔州刺史,充天寧軍使,兼興唐軍(今朔城區西影寺村東)沙陀三部落(沙陀、薩葛、安慶)防遏都知兵馬使。這是唐朝對這個地區的沙陀部落加強防遏的重要措施。

唐懿宗咸通十年(869),朱耶赤心因率“沙陀軍”隨從河東節度使康承訓征討龐勛起義軍戰功卓著,被任命為大同軍節度使。懿宗還親自召見,給予重賞,并賜名李國昌。其第三子也賜名為李克用,并被授為云中(今大同)牙將,戍守蔚州(今河北蔚縣)。咸通十一年(870),李國昌又徙任為振武節度使。

乾符年間(874—879),李國昌任振武節度使后,因原來的繁畤古城(今應縣城東4公里)廢塌,重新移筑于天王村,稱之為“金城”,以區別于古代之繁畤郡、縣舊城。因金城是新筑的,所以也稱“新城”。金城也就是現在的應縣城。

金城之名,是由于李國昌、李克用父子認為朱耶氏“其先隴右金城人也”。為了不忘祖先,懷念先祖故地,所以才取名為金城的。

“安史之亂”后,各鎮節度使的權力不斷擴大,由最初的防邊發展到兼管民政、屯田、度支等。既擁有土地,又有人民,既有甲兵,又有財賦,集軍權、政權、財權于一身。因而,李國昌父子建金城投入的財力、物力可想而知,其城池之堅固、壯觀也不難想象。并且,由于李國昌父子非常看重此城,將此城作為定居之據點,在金城周圍又興建有許多壁壘森嚴的防衛設施。金元時期,著名詩人元好問曾有詩贊道:“南北東西俱有名,三崗四鎮護金城。古來險阻邊陲地,威鎮羌胡萬里驚。 ”

“三崗”是:護駕崗,今護駕崗村所在地。趙霸崗,今呂花疃村所在地(一說為趙家灣以東之山)。黃花崗,今稱黃花梁,位于懷仁、山陰、應縣三縣交界處,梁頂海拔 1153 米。

“四鎮”是:安邊鎮,今鎮子梁村東。司馬鎮,亦名大鎮子,在栗家坊村東北。神武鎮,在城西20公里處,現已無存,其地后劃入懷仁縣。大羅鎮,在城南20公里處,明清時毀于水災。

金城具體竣工于何時,在有關史料中還沒見到詳細記載,但據李克用于乾符五年(878)初起兵抗唐的時間推測,應在此前。

金城的建成,在相當長的一段時間中,成為李國昌父子重要的軍事基地。“沙陀軍”在這里加強軍事訓練,一直保持了“善騎射”的作戰優勢,他們在戰場上如鷹似隼,迅疾如飛,加之個個黑馬、黑甲、黑盔,所到之處,如黑云壓城,鴉群鋪地,被稱為“鴉兒軍”。李國昌父子選擇在這里建城,恐怕也和金城這一帶地勢廣闊平坦,利于騎射訓練不無關系。

李國昌修建金城,還有更深的意蘊。李國昌任振武節度使后,恃功恣橫,專殺長吏,朝廷不能平。咸通十三年(872),調任他為大同軍防御使,他稱病拒不受命。而且不久李國昌的兒子李克用還帶兵到河東漢地“借糧”,實際就是搶劫,這樣沙陀和朝廷的關系自然是越搞越僵。所以,他們建金城,也不能不說帶有憑借沙陀族居住的這塊地盤鬧獨立的深意。

乾符五年(878)初,李克用乘黃巢起義天下大亂之際起兵反唐。金城在此后的一段時間中,也成了李國昌父子事關進退的所在地。以此為根據地,他們反唐后率兵很快下蔚州、克朔州、破忻州、陷石州(今離石),席卷大半個山西。當其聞知后方金城遭襲后,又不得不急令退兵回救。在金城失陷,留守人員及婦孺眷屬被俘,軍心不穩的情況下,爭奪金城又接連遭受挫折。失去后方大本營的李國昌父子只好于廣明元年(880)被迫寄人籬下,亡走韃靼(在今陰山一帶)。

(摘自《朔州史話》)

點擊熱榜

熱門圖片

  • 客戶端
  • 官方微信
韶关市福彩中心电话